主页 > 配资平台 > [炒股配资]中概股回港享受估值溢价 新经济巨头有望带领恒

[炒股配资]中概股回港享受估值溢价 新经济巨头有望带领恒

本站 配资平台 2020年06月25日

  在纳斯达克交易规则预期修改的预期背景下,中概股开启回归潮,这也带动了港股互联网板块的集体狂欢。

  数据显示,6月份以来,截至23日收盘,腾讯控股、美团点评和阿里巴巴累计涨幅分别为21.2%、20.5%和13.22%,远超同期恒生指数8.47%。

  美团股价创历史新高,腾讯和阿里则开启港股总市值你追我赶的“股王”争夺战。长期来看,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是这些新经济龙头股价强势的根本支撑点所在。采访中有职业投资人也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优质中概股回归,恒生指数有望在这些新经济龙头带领下,走出类似于“FAANG”带领下标普500的长牛走势。

  新经济巨头回港有望带领港股走高

  正如美国金瑞基金在最新研报中所写:中国公司在香港股市的交易价格更能反映其基本面,有利于提高估值、获得更多投资资金。例如,据老虎证券测算,阿里巴巴上市以来,截至6月1日,港股普通股较美股ADR平均60%以上的时间处在溢价状态。而如果对比阿里、网易、京东三家新经济龙头在美股和港股估值相较于标普500和恒生指数估值,港股给予新经济龙头的溢价更为明显。

  深圳温莎资本研究员余武信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回港上市的这些新经济巨头未来将会是港股持续走高的定海神针,指数长牛取决于权重股的走势,传统产业占比太高长期来看会限制指数的上涨,指数里新经济的占比越高那么指数未来走势会更健康,这也是美股指数长牛的原因。对上市公司而言,能带来很多指数基金的配置,从而能有效帮助股价更加坚挺。进而指数更容易走牛,那就会有更多资金来配置相应权重股,形成一个正向循环。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此也比较乐观,其认为,腾讯、阿里、美团等公司,虽然体量上跟亚马逊、谷歌、苹果、Facebook等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但随着优质中概股的回港上市,更多的新经济龙头被纳入到恒生指数,从而有望组成一个类似的美版“FAANG”引领市场的新经济龙头体系。

  在5月18日港交所修改恒生指数,正式将纳入同股不同权公司及第二上市公司至恒生指数及恒生中国企业指数选股范畴,但强调纳入权重不能超过5%。而综合目前各大券商给出的预测数据来看,阿里巴巴(以在港发行股份计算)被纳入指数约为3%~4%;美团点评纳入比重有望顶格达到5%,而小米则在1.7%~2%附近。即使以最低比例测算,仅腾讯、阿里、美团和小米权重占恒生指数也将高达21.7%,并不低于“FAANG”在标普500中所占权重。

  而从纳入恒指标准来看,阿里巴巴、小米和美团最快有望于今年8月份被纳入恒生指数。据东吴证券测算,追踪恒指的被动基金总规模约为1542 亿港元,如果按照21.7%权重测算,将有334.6亿港元流向这些个股。

  回港潮刺激下互联网龙头大涨

  “在疫情的大背景下,能不受疫情影响保持高速发展的公司着实能让人刮目相看。而流动性极度充沛,龙头公司也会获得资金的优先青睐。另外,现在是科技变革的关键时期,科技水平顶尖的龙头公司想象空间极为广阔。”余武信分析说。

  而在市场火热的氛围中,腾讯和阿里受近期股价强势上涨,大有“股王”争夺战的味道。

  对于腾讯近期股价上涨的动力,北京格雷资产管理中心合伙人、投资经理杜可君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在于对其未来的估值和业绩增长都有很好的预期。

  一方面,疫情使得人们的线下活动,特别是娱乐活动都转移到线上,这使得腾讯的游戏业务、视频业务今年收入都非常好;另一方面,腾讯的金融业务持续发力,尤其是今年五六月份以后,中国除了个别地区,生活逐步回归到正规。这使得腾讯一季度20%的金融支付增速,有望恢复到30%~40%,乐观预计增速甚至有望恢复到50%以上。

  此外,从腾讯历史估值区间来看,在30倍~60倍之间,而截至23日收盘,腾讯PE(TTM)为45倍,处于中位数区间。

  “当然长期投资最重要的还是看业绩,2018/2019年公司净利润数据分别为,787.19亿元和933.1亿元。今年预期是1150亿元以上,同比增长或达23.25%以上。所以这才是腾讯股价上涨的根本动力,其他问题都是次要的。”杜可君强调说。

  京东网易未来仍有子公司上市预期

  刚刚回港二次上市公司如京东和网易,其体量和行业地位在港股也是举足轻重的。数据显示,作为中概股的网易上市以来,截至美东时间6月23日收盘,股价累计涨幅158.51倍,谈起港股网易的投资机会,况玉清表示:“网易的价值被很多人低估了。”在他看来,网易的财务数据依然非常强悍,例如,回港上市前网易的总资产达1121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34.9%,现金类资产达596亿元人民币,几乎“穷得只剩下钱了”。资产质量很高,抗风险能力很强。

  “尤其是就游戏而言,网易竞争实力很强劲。而网易的游戏用户基础也是其最大的护城河所在。相较于腾讯用社交给游戏带流量,网易正好相反,它可以用游戏给其他业务带流量。例如,导流给有道、网易云音乐等。”况玉清分析说。根据伽马数据显示,2019年网易在手游的市场份额约为18%位列行业第二,行业第一的腾讯占比约58%。网易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在线游戏占总收入约78.4%,其中来自手游的收入占比约7成,出海游戏占比约11%,自研游戏比例占比约9成,毛利率为63.7%。

  值得注意是,网易和京东在此次回港上市过程中均表示,未来三年存在拆分子公司上市的行为。对此,况玉清分析说:“分拆上市要看上市公司分拆的是什么资产,我比较支持分拆在现有上市公司体系中业务收入占比不是特别大、有很大增长潜力、能跟主业形成协同效应、需要大额资金投入的业务上市。把这类业务分拆上市,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融资加速业务的发展,跟母公司主业形成协同,扩大生态。但如果被分拆的业务占上市公司营收比重过高,相当于把上市公司的核心优质经营资产拆分出去,母上市公司就成空架子。”

  他举例说,京东如果做拆分,京东物流就是很好的拆分对象。因为京东是重资产模式,而这其中“最重”的地方就在物流环节,每扩张一座城市,都要把把物流、快递、仓储等设施和团队投资到位,才能把京东体系的核心竞争力带到这个城市。但这些投资是需要巨额资金的,分拆上市则可以解决资金问题

  “物流仓储保障是京东对抗阿里的核心竞争力,通过分拆这块资产,可以让京东借助IPO融资来加强自身的核心能力建设,加快三四线以下低线城市的下沉速度,寻找新的增长空间。”况玉清分析说。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DF078)

标签: 京东   上市     新经济   资产   投资   阿里巴巴   上市公司   腾讯